Featured image of the post
Federalreserve

《赤字迷思》

這是什麼樣的一本書?

作者 史蒂芬妮.凱爾頓(Stephanie Kelton) 曾是美國參議院預算委員會(民主黨幕僚)的首席經濟學家,也是支持現代貨幣理論的左派學者。作者認為我們對於財政預算的看法過於落後,沒有跟上貨幣的演進。在貨幣不需實物擔保的年代,我們應該用心的方式看待赤字。

首先,作者區分了家庭預算與國家預算。家庭是貨幣的使用者,所以再有任何支出之前,必須先有辦法得到錢。而政府是貨幣的發行者,花錢之前不一定要先有收入,只要有必要,隨時都可以憑空生錢出來。因此「赤字」對於國家來說,是一個不存在的概念,只要政府願意,隨時都可以將赤字完全消除。

接著一一說明誤將家庭預算與國家預算會產生的迷思,在破解迷思的過程中,作者希望說服讀者接受政府積極處理氣候變遷、財富不均等各種問題,而不用優先去考慮是否有足夠預算。

這本書談的也不完全是赤字、預算或是貨幣,在書中作者傳達了許多她個人對不同事情的觀點與立場,這邊是我覺得比較有趣的部分。雖然說作者在一開頭就強調這本書不存在意識形態,只看他的理論可行與否,但我對這點存疑。

什麼是經濟繁榮?

「現代貨幣理論認為,經濟繁榮並不在於增加足夠的收入來支付我們想要的東西。」

作者在說中明確表明他不認為什麼是經濟繁榮,但沒有定義他所人為的經濟繁榮到底是什麼。但透過前後文,看起來作者所認為的經濟繁榮是當政府不受赤字迷思影響,讓國家維持充分就業,徹底發揮國家經濟發展潛力。同時維持財富分配平等、通膨可控。這也就是作者所追求的狀態。

維持充分就業

為了達到前面所說的「發揮國家經濟潛力」,作者提出了一個做法。政府開出職缺讓失業的人來申請。當沒有人來申請時就代表充分就業。有人來申請時,就帶表市場尚未充分就業,而政府可以可以補足這個缺口。在經濟不好的時期,可以讓失業人口度過困難,同時還可以培養失業的人的技能。當經濟變好,企業擴大規模時,企業可以直接聘僱有良好工作習慣、技能熟練的工作者。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確保所有資源充分被利用,徹底發揮經濟潛力。

讓閒置人力發揮功用,從事生產,確實是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但書中所提倡的做法讓人覺得可疑:

  1. 充分利用資源:政府提供的職位不能是挖洞補洞的工作,必須是從事有意義的生產,這樣才有充分利用到資源。但政府能知道現在社會需要什麼商品嗎?政府的判斷能力比市場準確嗎?
  2. 訓練技能:要訓練技能,政府必須真的知道市場需要什麼技能,而我們都知道政府永遠落後於市場。希望靠政府做技能訓練是不是有點不切實際。

貨幣價值從哪裡來?

一九九八年,我拜訪了莫斯勒在佛羅里達州西棕櫚灘的家。在那裡,我聽他講了好幾個小時他的想法。他首先將美元稱為「簡單的公 壟斷」。由於美國政府是美元的唯一來源,因此山姆大叔完全不需要從我們其他人手中獲取美元。很顯然,美元發行人想 要多少美元,就可以擁有多少。莫斯勒解釋說:「但政府並不想要美元 ── 它要的是其他東西。」

「政府想要什麼?」我問。

他回答說:「它想自給。收稅的目的並不是錢,而是藉由徵稅,讓人民工作,並為政府生產。」

「生產什麼呢?」我問。

「軍隊、司法體系、公園、醫院、道路、橋梁,像是這些東西。」

為了使人民能夠完成所有工作,政府向人民課以稅務、費用、罰款或其他義務。徵稅是為了創造對政府貨幣的需求。在任何人可以支付稅款之前,必須有人工作來賺取貨幣。

看完這段對話以及後續的一些故事後,可以理解現代貨幣理論(MMT)認為貨幣的價值來自於政府創造的貨幣需求。但在他們的論述下,不是國家服務於人民,而是人民服務於國家。考量的不是人民的需求,考量的是政府的需求。我以為這本書其中一個目的是要為政府擴大支出的行為提供正當性,但在這種論述下,連法定貨幣的正當性都很可疑。

國債不是債

政府可以印錢還債,所以國債不是債,這點可以理解。但如果實際真上真的肆無忌憚的印鈔還債,哪還會有人願意去購買並持有美國國債嗎?如果大家不願意再持有美國國債這會對美國經濟產生什麼影響呢?又再更近一步想想,當沒有人再繼續持有美國國債,MMT 的理論是否還可以在美國繼續實行呢?書中只告訴我們,國債不是債,但沒有跟我們說這個做法所帶來的後果是什麼。

我們沒有真正向中國借錢,而是提供中國美元,然後允許這些美元轉換成美國公債。 事實上,問題在於我們用來描述實際情況的詞語,這個世界上,沒有國家用的信用卡,諸如舉債之類的詞也容易誤導,稱呼國庫券為國債也是如此,因為並沒有實質的債務義務。莫斯勒喜歡說,「我們只欠中國一張銀行對帳單。」 你可以說,這對中國(以及其他對美國具有貿易順差的國家)來說,是一筆壞交易。畢竟,這代表他們的勞工用自己的時間和精力來生產沒有為中國自己的人民保留的商品和服務。

MMT 很好的解釋了目前的貨幣運作方式?

可能第一次接觸說明貨幣運作方式的書籍時會覺得 MTT 講的沒有錯。是的,他確實說明了一些目前貨幣的運作方式,但應該也沒解釋得比別人多。政府壟斷印鈔的行為已久,經濟強權有能力印鈔還債,並讓其他國家來承擔後果,這種觀念在當初學習經濟學時就已經聽過。甚至跟 MMT 理論站在對立面,站在另一個極端的奧地利學派,也充分理解政府壟斷印鈔的事實,他們批判有很大一部分就是建立在批評政府胡亂印鈔著件事情上,他們認為這會帶來不好的後果(有空想再來重讀《國家偷走我的錢》)。所以我並不認為 MMT 真的有解釋更多東西,他們只是用了一個不同的角度來詮釋同一件事情(目前貨幣的運作方式),並為來為他們的政治信仰背書。

其他想法

書中有許多誤導人的地方

其中一些攻擊是出於個人利益,因為有錢人和企業認為這些計畫導致稅賦增加,有一些反對者則是基於意識形態,他們認為富人本來就該富有,而貧困和低收入家庭本來就該沒錢,但這些制度重新分配了財富。

不認同財富分配可以很多種原因,其中一種是基於個人的權利觀念。你可以說你不認同這些觀點,這些觀點帶來的結果不是你所希望看到的。但在書中只挑選比較薄弱的說法來嘴,來顯得財富重分配的做法比較正確,這就很誤導讀者。

另一個誤導的地方就是他標榜 MMT 塑造的是「為人民服務的經濟」。他這邊指的「人民」真的涵蓋所有人民嗎?被重分配導致個人權利被侵犯的人算不算人民?這個經濟學有服務於他們嗎?個人觀點是,只有在經濟學能為我們決策提供指引,成為我們每個人追求個人幸福的工具時,經濟學才是服務於所有人民的經濟學,基於這樣的經濟學所產生的經濟體制才是服務於所有人民的經濟體制。